• 郑州城管贴条数量下降至高峰时四分之一
  • 2020-4-21 8:44:12  

  • 实行不到半年,荥阳城管贴违停罚单就成了“过去时”。而在郑州市区,从2018年10月起,城管协助交警贴条的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城管贴条对于治理城市违停有多大贡献?城管和交警“联手”贴条“开罚”,还是下大力气优化、新增停车位,哪个效果更好?

    郑州

    城管“协助”交警贴条治违停

    2018年10月12日,郑州市公安局、郑州市城管局联合发布《关于市内各辖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对违法停放机动车治理开展提示告知、拍照取证工作的通告》,从2018年10月15日起,郑州城管协助交警对违停贴罚单。

    郑州为何让城管加入贴条“大军”?2018年,郑州开展了最严交通秩序整治,时任郑州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的乔宏雁介绍,一直以来,郑州停车治理工作比较繁重,交警一家治理力量单薄,开展这项工作,也是借鉴了发达城市的经验,城管贴条是对交警执法的有效补充。

    在具体执行中,城管贴的叫违规停车提示单,而交警贴的一直叫违法停车告知单,后者是正规的法律文书。

    虽然名称不同,处罚效力却不相上下。郑州城管执法人员杨军(化名)介绍,城管贴条时,先填写并粘贴违规停车提示单,城管执法人员将采集的违法信息通过随手拍传给交警后,交警必须在电脑端后台审核,属于违法停车行为的,确保在24小时内录入违法信息系统。也就是说,城管只是负责帮助交警贴条,但处罚权还在交警。

    杨军透露,城管开始协助交警贴条后的前两个月,是由交警带领熟悉业务,随后基本都是城管自己上路贴条。

    变化

    城管贴条数量下降明显

    河南商报记者从官方渠道了解到,从2018年10月15日至今,郑州城管已贴条21万多张。

    根据统计,郑州城管贴条最高峰是在2019年7月,当月贴条2万张左右,随后每月几千张地往下降,到2019年12月,已经是10000张出头。

    2020年1月,郑州城管贴条数量更是降到不足5000张,2月因为疫情没有贴条,恢复正常后,基本每月在5000张左右。

    城管贴条,后期数量为何呈现拦腰式下滑?

    “这个数据变化是有原因的。”杨军介绍,城管贴条多的时候,是因为郑州市有交通秩序治理的排名,“后来不排名了,城管贴条也就不那么积极了,不排名的时间和数量下降的时间吻合。”

    提问

    1郑州城管的贴条行动为什么延续至今?

    荥阳市城管局法规处相关负责人说,城管行使违停行政处罚权,是由于2015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城市执法体制改革改进城市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中有这项规定,“此外,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的《郑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办法》也赋予了城管这项职权。”

    而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的《郑州市停车场建设管理条例》,又明确由交警处罚违停。跟国家、省级层面的“指导意见”冲突吗?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少春表示,国家和省级印发的“指导意见”不是行政法规,属于上级行政指导行为,没有法律强制执行效力。《郑州市停车场建设管理条例》是郑州市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的地方性法规,在郑州市范围内具有强制执行力,其内容只要不违反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就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并不冲突。

    郑州交警部门受访时曾说,城管协助贴条,执法主体没有发生变化。郑州市城管局政策法规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城管协助贴条也是落实国家、省级的相关“指导意见”。

    2城管和交警都“贴条”有利益分割吗?

    坊间一直有交警贴条有提成的说法,河南商报记者询问几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不知情。多位城管表示,城管贴条跟提成绝对沾不上边,“我们贴条就是交通治理的需要,包括办事处也有序化的考核指标,通常会让派驻办事处的执法中队去贴。”一位城管说。

    “我们的职责本来就很多,再加个贴条,真有点力不从心。”杨军说,仅日常遇到的占道经营、餐饮油烟等执法任务已经够繁重了。

    另一名城管执法人员说,从自身工作来看,城管贴条也有利于执法工作开展,“一些开车占道经营的人,以前我们去执法时,人家东西往车里一收,就不再搭理我们了,如果我们能对他们的车辆进行处罚,也算是对他整个违法行为进行震慑。一些农贸市场周边的治理,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他也表示,城管如果将贴条当成日常工作,会耗费太多精力。

    3城管贴条对于治理违停效果如何?

    从2018年10月15日至今,郑州城管贴条21万多张,要想了解它的效果,最直观的是和交警贴的罚单数量作对比。不过,网上并没有这方面记录,交警部门称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数据不能公布。

    长期关注郑州市“贴条”工作的河南省政协委员刘哲,在2018年做过一次调研,并撰写了一份名为《关于刹住郑州市“乱贴条”、缓解市民停车难的建议》的提案。

    调研中,刘哲随机访谈了不下100名车主,得出的结论是:平均下来,每车每年至少被“贴五次”。而2018年底,郑州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400万辆。即使根据某些情况核减一些,按此推算,郑州交警一年贴条的数量也是很大的。

    交警贴的罚单远比城管贴得多,这个结论也被杨军证实,“有些区的城管一个月贴的数量,同一个区域的交警,差不多一周就贴够了。”

    “所以目前城管贴条对于整个违停治理的效果很有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4多贴条就能治理好违停?

    “增加城管力量参与贴条治理违停,是‘不是办法的办法’。”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董中昱认为。“增加停车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董中昱说,这其中也要引入商业机构,并在市民的接受度基础上调整收费标准。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徐贵宏受访时表示,公共管理是为了维护公众的利益,所以应提供足够的公共服务,城市违法停车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停车位供应严重不足,有的地方公共停车位利用率不高。

    刘哲已连续两年提出了郑州“乱贴条”的相关提案,他说,对于违停的治理,郑州执法部门存在“以罚代管”的情况。他建议,郑州机动车多、停车位少的情况,执法部门应该及时反映,在目前这种现实情况下,执法时更应人性化、法制化,不影响车辆、行人通行的,不应该贴。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郑州市一直将每年新增5万个公共停车泊位当作民生实事之一,郑州市正计划施划10万个夜间限时泊位。另外,每年也有商业、小区配套车位加入,停车位总体是增加的。

    根据郑州市停管中心提供的数据,郑州目前约有120万个停车位,不过与郑州机动车400多万辆的保有量相比,缺口仍有300万个左右。

    刘哲说,比起贴条处罚,增加停车位才是治理违停更好的办法,“郑州市正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硬件、软件提升不上去,一味地贴条,会让市民怨声载道,也会影响营商环境。”

    专家们建议,停车位施划工作也由交警、城管、建设等部门负责推动,与其把精力放在贴罚单上,不如花更大精力为停车位“开源”,提升停车智慧化程度,提升车位利用率,优化城市停车环境。

发表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才能看见)
    声明:部分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络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  
  • 小技巧:在搜索框中输入你想要找的关键词即可